音集协勒令下架删歌引发多起诉讼,“反担保”说废就废

发布者: 浙江品牌网 2018年11月09日 18:52

 接连两天《南方都市报》报道广州KTV从业者要联合起诉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到成都20家KTV达成一致计划对音集协提起诉讼,是什么让被管理单位联合起来向号称国内“唯一”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发难的呢?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10月22日的一纸公告说起,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在自己的官网上刊出《关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诉歌曲的公告》,要求协会内的KTV下架指定音乐电视作品,共计6000余首。

  公告一出,并没有引起关注,直到十一月初音集协又对此次下架做出说明,经过媒体报道瞬间登上当日微博热搜,网民一片哗然,网民最关心的是究竟有多少歌曲下架,会不会自己喜欢唱的歌曲都没有了,然而音集协关于下架的公告给出的理由又好像让人无话可说,随后的一系列回应好像也是有理有据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业内人士似乎并不认同音集协的做法。

  音集协15万曲库隐藏“猫腻” 遇到诉讼就“甩锅”

  从公开资料中可以看到,音集协是经国家版权局批准,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音像集体管理组织。2008年成立后,一个法律明文规定的非营利性的民间组织却强调自己是国内“唯一”的音像制品管理组织,然后音集协全心全意的就做一件事:诉讼!然后向KTV经营者收取版权费,然而由此引发纷争却一拨接着一拨。央视新闻调查、朝闻天下、今日观察等栏目都做了相关报道,问题主要集中在音集协是否构成价格垄断、管理费是否过高、著作权人没有收到分成费用等。质疑者认为,音集协将版权保护当作一门生意经营,目的不是维护著作权人利益和保护版权,而是追逐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笔者在梳理近期音集协的报道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首先说曲库。

1541741329(1)

  音集协对外宣称曲库有15万首以上的歌曲,然而在音集协官网曲库中仅为93705条,这少掉的6万多首歌曲去哪了?难道音集协下架的不是6000首歌曲而是60000首歌曲?KTV资深从业者透漏根据音集协和KTV的合同内容,曲库是没有明确规定的,音集协的解释是曲库是动态的,所以无需签订到合同里面。简单的说就是KTV交了钱,因为曲库侵权等出了问题由音集协负责摆平,KTV只需要按时交钱,歌曲就随便用吧,音集协保KTV没事,有事让诉讼者找音集协,因为音集协是中国唯一的集体管理组织。

  那交了钱就真的天下太平了嘛?

  如果太平就不会出现本文开头的一幕对此一位资深的KTV从业者是这样说的“作为KTV经营者,我们多年都跟音集协签署“许可合同”,每年缴费就是为了能够踏实经营,本来是相信协会只要缴费就没后顾之忧,之前几年也是这样,缴费后有其他人来起诉我们,我们都是报给天合文化集团公司,由音集协派律师出庭去解决问题。但是最近听业内朋友抱怨,收到被其他权利人起诉的传票,按之前的惯例操作,却被告知从7月份左右音集协就不管这些诉讼了,给个所谓答辩的意见就要我们自己准备材料,自己出庭!这成了啥,签了合同交了钱现在有问题不管事了?尤其最近出了这删歌的公告,对场所简直是不管不顾了啊,合着这音集协也不能全管,合同里白纸黑字的“反担保”也说废就废,我们就想问问,这么多年交的钱现在说不管就不管了是个什么道理,它自己单方面的这种毁约肯定是不能成立的!”

  音集协强势要求下架6000首歌曲 KTV、消费者权益均受损失

  源引音集协总干事周亚平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做出回应---周亚平解释说,依据《著作权集体条例》的相关规定,音集协只能代表自身会员及接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称“音著协”)委托的授权作品向KTV经营者发放许可,非音集协或音著协管理的作品均不在许可范围内。而这次要求下架的歌曲MV中涉及的一些知名唱片公司如英皇娱乐、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等原本就并非音集协会员,此前的授权事宜都是委托相关代理公司和音集协方面办理的。

  看起来似乎解释的无懈可击,推敲起来却让人哭笑不得,周亚平干事的一番话,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这些歌我们管不到了,所以KTV得下架“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霸权?但是笔者想说一句,不是你的你说的算嘛?本次公布6000多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均非音集协会员,可既然不是音集协会员作品,音集协也就没有管理和追究的权利,又有什么理由要求KTV下架?

  KTV要联合起来起诉音集协看似无奈,但又势在必行,音集协作为一个民间非盈利性组织一直号称尊重版权,保护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在高举道义大旗的同时,却又打压著作权利人,无视市场经营者利益,KTV经营者的反弹恰恰反映出了音集协应该是服务者而非管理者,岂能越俎代庖、店大欺客,音集协这个国内“唯一”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弊端,到底是掌舵人的膨胀自大还是垄断地位带来的目中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