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广义:为消费资本论正本清源

发布者: chinanpn 2019年4月16日 09:15

《消费资本论》问世以来,先后印发三版,销量已达百万册以上,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与认同。经济学界称其为“是源自中国本土化的、原创的、体系性的理论创新”,“是马克思《资本论》的续篇”,“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基石”,“是当代市场经济的理论创新”,美国学界盛赞为“给予世界的辉煌礼物”,更有学者坦言:“陈瑜教授的消费资本论应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一些地区和企业以消费资本论为指导,创新企业发展模式,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

但是我们也看到,业内一些专家学者也有些不同的认识与理解;更有甚者,社会上有的不良商家,以“全返”或“超返”为诱饵,误导和欺骗消费者竟然打出了“消费资本论”或消费返利、消费养老的旗号;一些传销、诈骗组织也贴上了“消费资本论”的标签。

我们感到,一个新的经济学理论的诞生,有些不同的认识与理解是正常的,但假借消费资本论之名而恶意进行欺骗、传销、非法集资必须揭露,以正本清源,以正视听,以保护广大消费者的权益,维护市场经济秩序。

在这里,有必要澄清几个认识上的误区:

01 消费资本论与消费养老不简单等同于打折、返利、返点、积分、会员制等促销方式 。

目前,名目繁多的打折、返利、返点、积分、会员制等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这是在买方市场条件下,面对卖货难的困境,企业不得不采取的一些促销手段。这些促销手段是消费资本论产生的客观基础,是企业自觉不自觉的践行消费资本论的探索与尝试,它以促销为目的,其特点是不规范、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和随意性,缺乏科学性和可持续性。

消费资本论提出企业对消费资本的利润分配,是建立在科学精算基础之上的经济学理论和分配制度,具有科学性、规范性和可持续性。消费资本论的实践意义,就是指导企业将自发的、不太科学的、不规范的缺乏可持续的促销手段,在兼顾各方利益的前提下,规范为一种分配制度,促进社会经济的健康良性发展。同时,将这些零散的、五花八门的“让利”集中起来,经过长时期的积累及保值增值,为消费者建立一种养老保障制度。

02  传销不符合消费资本论。

首先,从时间节点上看,传销产生于二战后期的美国,成型于战后的日本;而消费资本论提出于本世纪初,远远晚于传销,消费资本论与传销扯不上任何关系。

其次,从内容上分析,传销是虚假的公司,虚构的产品,什么都是空的,就只是让你拉人头,从入会费或者加盟费中提成,并通过宝塔式层层提取,是前人赚后人的钱。

消费资本论的核心内容,是当消费者购买企业的产品时,生产厂家和商业企业应把消费者对本企业产品的采购视同是对本企业的投资,并按一定的时间间隔,把企业利润的一定比例返给消费者,使消费和投资有机结合,使消费者和生产者、经营者多方获益共赢。

两者有本质区别,风马牛不相及。

再次,从动机效果上分析,传销是以非法牟利为目的,表现为损人利己,巧取豪夺,既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所有权,又侵犯了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

消费资本论使消费和投资有机结合,使消费者和生产者、经营者多方实现获益共赢。

两者利害分明,风马牛不相及。

03 多返、全返、超返不符合消费资本论。

目前,社会上不少第三方平台以“买10001000”的全额返还消费、或“买50008000”超额返还消费、加盟费等噱头,吸引及诱骗消费者、商家投入资金,并且利用人们对消费资本论的信赖,堂而皇之的贴上了“消费资本论”的标签,实则是“挂羊头卖狗肉”,欺骗误导消费者,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消费资本论认为,当消费者购买企业的产品时,生产厂家和商业企业应把消费者对本企业产品的采购视同是对本企业的投资,并按一定的时间间隔,把企业利润的一定比例返给消费者。

这里,强调的是按一定的时间间隔,把企业利润一定比例返给消费者。返还的是企业的利润,而不是货款。把返还利润和返还货款联系起来,就是一种混淆视听。平台支付完供应商商品货款之后,平台上也只剩下15%-30%不等的利润,用这部分利润去支付100%的货款,就是约3-7倍的利润。现实中,没有那家企业可以实现这么高的利润率。

同时,“全返”或“超返”,意味着没有收回成本,用什么“全返”或“超返”?这是违反经济规律的,也违背常识,说白了就是一种欺诈行为,是用后人的消费填补前人的全返或超返,是不可能持续长久的,一旦资金链断裂,参与者将面临严重损失。按照有关规定,参与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风险自担,责任自负。

消费资本论从来都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全返”或“超返”。希望广大消费者和社会各界擦亮眼睛,凡是任何企业打着消费资本论旗号进行“全返”或“超返”的,与《消费资本论》无关,可以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谨防上当受骗。

(注:本文节选自戴广义专家在《消费资本论(第三期)培训班》上的授课内容。作者介绍:戴广义,世研智库特聘专家,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管理中心原副主任,现任中国社会保险学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专业委员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