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健身房盘点,揭秘2020健身行业新趋势》

发布者: bianji 2020年8月07日 16:53

2020年,艰难开局,贯穿了大半年的抗疫主题仍在继续,各行各业虽受影响,但都在积极应对。健身行业面临的危机更甚,没有门店用户的消费,资金流断裂……难题接踵而至。是「断臂求生」关闭门店,还是另寻出路、挖掘新的增长点?不同健身品牌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未来,线下健身房的路在何方,我们从本文对当前头部健身房的盘点中或能窥见一二。

一·威尔士健身(Will’s

线上健身的尝试与突破,不能替代线下服务

1996年,在上海建立了第一家健身会所的威尔士健身,如今已在全国拥有147家线下门店。疫情期间,在部分线下门店未能复工营业的情况下,威尔士健身投身线上,开通抖音直播,组织用户居家训练、健身领域KOL在线分享等,从不断提升的健身直播频次,以及用户的参与热情来看,威尔士健身的这些尝试确有成效。

对威尔士而言,线上的尝试与突破,尚且停留在营销层面,并不能替代线下服务,提供具有针对性的定制化健身服务,也不能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改善盈利模式。因此,威尔士健身的线上动作,只是在疫情这段特殊时期的过渡,今后,仍将发展线下业务,为高端消费者提供高效的健身服务。

二·超级猩猩(Supermonkey)

线上直播反响颇佳,或成新业务线

超级猩猩为2014年成立的新兴健身品牌,目前全国门店数量共138家。超级猩猩因其“不办卡、按次付费、随时取消”的特殊营销模式,收获大批白领消费者拥趸,用户粘度极高。

被疫情推上风口的线上健身,不乏超级猩猩的身影。此次疫情,超级猩猩在抖音平台注册的「超猩家里蹲」,在直播期间获得了高峰时期19万人在线观看的效果。如此高的直播流量,变现是否顺利?超级猩猩上线「14天线上训练营课程」,每一期训练营都以399元的客单价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600多单的销售,顺利拿下线上付费产品这块「试金石」,超级猩猩又相继推出了系列付费课程,反响颇佳。

虽然不能指望线上流量的变现能完全弥补线下资金流紧张的消极影响,但比起多数难以变现的线上健身服务来说,超级猩猩已经算幸运了。既然已经在线上探索出了新业务线的可行性,即使疫情结束,超级猩猩也会考虑将直播变成长期服务,为用户创造价值。

三·古德菲力(Good Feeling Fitness)

全面拓展品牌边界,以线上直播渗透品牌态度

成立于2004年,至今在全国范围内已拥有近100家直营专业健身会所的古德菲力,并未一头扎进线上直播的「红海」,相反,古德菲力首先选择了回归健身本质,直攻用户痛点。

同样是开拓线上商业模式,古德菲力发力数字化技术(譬如人脸识别、智能穿戴设备「魔方精灵」、AI和大数据技术等),将其与线下门店的健身场景相融合,通过更有针对性的数字产品,驱动品牌健身服务,不止让用户在疫情期间养肥的肚腩得到了高效科学地锻炼,也使古德菲力在健康管理领域,完成了线上线下生态的闭环。

在一步步稳扎稳打中,古德菲力不断拓展品牌边界。除了推出系列运动健康食品,利用消费品思维搭上“大健康”这班车以外,古德菲力也入局线上直播,与津粱生活联手创建直播间,在7月份的首次直播中,聚焦用户健身诉求,为用户提供专业的健身指导和健身辅助装备选择的参考,拉近品牌与用户间的距离,为品牌与用户的长效沟通打下深厚基础。

从古德菲力涉足数字化技术和线上直播的动作,反映古德菲力在努力打破线上线下渠道局限的同时,不断拓展自身品牌边界,实现品牌态度的破圈传达,也推动自身品牌的沉淀与夯实。

四·一兆韦德(TERA WILLNESS)

以线上直播增进与用户的沟通,提升品牌公信力

一兆韦德作为上海本土成长起来的健身品牌,成立于2001年,旗下健身会所超过100家。对一兆韦德而言,疫情期间处在风口的线上健身直播,是一次与消费者沟通的绝佳机会。一兆韦德在线上直播中,内容以改编版团操课程和家庭健身为主,其直播视频播放量超过3亿,在拉近品牌与消费者关系的同时,提升品牌价值,消解负面事件影响。

7月份,一兆韦德与快手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推进健身产业线上线下合作模式和健身教练短视频孵化,通过邀请专业健身机构、达人、教练进驻快手、引导旗下健身教练转型、实体门店改造等,可以看出一兆韦德借助头部短视频直播平台,改善品牌形象、提升品牌公信力和用户体验的用意。

五·乐刻运动(LEFIT)

以线上直播为基础,让产品在用户家中落地

乐刻运动成立于2017年,目前的门店数量已超过500家。通过在直播平台中输出运动教程和知识问答,示范在家运动的正确姿势,乐刻获得了近10亿的全网参与量。乐刻运动表示,实体健身做直播,一定要把产品打到用户家里去,要跑通流量、闭环、变现三个阶段。四个线上产品:乐刻live直播间、私教直播减脂营、LOVFITT宅家训练营、线上私教1V1,其中前三个已经实现盈利。

2019年,乐刻落地了近100家合伙人门店,利用高于直营店的效率,搭建“一公里健身圈”,满足用户随时约健身、约打球、约游泳的不同需求。对乐刻来说,它更致力于打造运动健身的生态入口,在平台中为用户创建各种运动场景,乐刻正朝着这一终极目标逐渐靠近。

 

综合来看,疫情下健身品牌参与线上直播是大势所趋。各大健身品牌虽然目的不同,但不论是将线上直播作为疫情期间的过渡,还是将其作为新业务线来开展,抑或是重新塑造品牌形象…大家都绕不开线上健身这条赛道,线上直播是健身品牌们为实现不同目标所采取的共同手段。

疫情对健身行业虽然是一种倒逼式的机遇,但健身品牌的自身业务如何与线上赛道进行合理结合仍需考量。即便疫情结束,线下健身房回暖复苏,原本的“老问题”诸如服务优化、体验升级、用户留存与再激活等,同样不可忽视。

“人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关注健康。无论是在家里保持身材,还是缓解较大的心理压力,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想方设法让健身成为一种日常习惯”,Nik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John Donahoe表示。

人们追求积极健康生活方式的步伐不会停止,健身行业漫长严峻的寒冬也终将过去,对优秀的健身品牌来说,危机中永远充满机遇,没有被疫情击倒的健身品牌,都会等来属于它们的春天。

曾经困难重重,未来一切可期。

【出品】凤凰网广东新闻中心

【采编】邓灵

【校对】胡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