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上吹麻滩——段芝堂创始人翟立冬游记

发布者: chinanpn 2022年7月05日 13:47

重上吹麻滩

岁月往悠悠,时光逝水流。

吹麻滩里事,绰影难永休。

 

在八岁那年,母亲因响应林彪的一声号令;“把医疗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六二六指示]。于是北京被拆分了四大医院,派往全国各个最落后,最贫穷没有就医条件的地方。我们随着妈妈被分配到了甘肃/临夏/吹麻滩的偏远山区。那个年代的人们,中央的号令,军令如山。没有抱怨,没有逃离。即使家属是文化部部长,也必须放弃岗位陪同前往。毅然放弃了大城市优越的生活。

大家带着神圣的使命都在准备整物迁移。就这样把北京的房子留给了北京人民。从此,把我八、九、十岁的童年记忆深深的刻在了那连绵无边的大山深处~~~
 

又踏万重山

百观山未老,再见本归真。

入目深千尺,波涌旧日痕。
 

因幼童时期伙伴的多次邀请,终于决定踏上曾经回“家”的路。心中五味杂陈,不能自己~~~。

收拾行囊,赶往阔别五十多年的首站--兰州机场,刚下飞机被伙伴的儿子(某县长)接去我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路间遥望窗外,窗外的大山唤醒了我当年的记忆—烙印在心灵深处的铭文。

因此,它远远超出了故事的层面,蒙上了一层神秘而使灵魂臣服的光辉

我们这个站点一共被分配了130多户人家。朦胧记得乘坐的是一列绿皮火车,因座位有限,妈妈把我放在了行李架上,由于晕车,我一直昏睡,不吃不喝。偶尔被大人的惊奇声和兴奋的叫喊声惊醒。再看站外红土山,岩石山。红、灰、黑连成一片,连绵万里,峭壁陡立,层峦叠嶂。途经曲曲弯弯,声明远播的六盘山时,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山脉所吸引,宛如洁白的圣女一般,耸立云端,那雄伟壮观的景象被从未见过的叔叔、阿姨们引得惊叹、呐喊,捧雪入口。却丝毫没有去想未来迎接他们的是多么艰难的挑战

转瞬到了安排我居住的地方,展望周边俨然天翻地覆,现代化的道路设施和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居然还有熟悉的万达身影。北京至此才走了六个小时(当年我们火车走了两天两夜,又坐汽车辗转颠簸行进了八小时,才到达了居住地)。以宇宙大爆炸的速度在发展。心里禁不住赞叹祖国的强大,现代化的发展进程已经延伸到了每一个大山深处。


1.jpg
 

第二天清晨被几十年没有听过的鸡鸣叫醒,回归自然的本真。给自己的心灵放个假。

洗漱餐食之后,坐上等候的轿车,首先来到了我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在一个奔腾不息的泉水边,要上三个长长的大慢坡被围起来的大院。是当地政府给我们特殊建造的一排排砖瓦房(当地老乡都是泥土房)。眼前的场景已经看不出原貌。不禁让我想起当年哥哥年仅12岁,为了供给家人洗衣、做饭,浇地他每天要往返大桶担水无数趟的劳顿,也真是心都疼了。当地方言:“疼着疼着疼地狠-------呀(音拉的越长就代表疼的更加严重)” 。  


2.jpg

 

满满的回忆

历历栩如生,习习往日风。

心头腾百感,如梦影叠升。
 

当年入驻吹麻滩并安顿后大家开始正常工作,尽管条件艰苦,连一颗糖都买不到的地方,却丝毫听不到任何的抱怨。看到的全是大人们脸上洋溢着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常常半夜来急诊随时备战出征。

妈妈由于会扎针经常挽起裤腿赤脚走泥潭,一走就是几十里,回来已是三更天。没有听到任何人叫苦喊累,讨要加班费。在她们身上看到了一代人的奉献精神与医者仁心的风骨!

大山里,我们小孩子没有任何零食可吃,只有妈妈在看好一个病人后,淳朴的老乡为了感恩会送一些水果和粮油。我便偷偷的拿出去分给我身边的小朋友吃。对那时的我们来说简直是人间仙果。等妈妈想拿出来给哥哥吃的时候,却看到见底空无一果。于是我被打得“皮开肉绽”。然而打一次我就发一次烧,妈妈也不觉悟,是严重伤害到了女儿的自尊。就是这样也还是没能抵挡一次接着一次的发生“偷盗事件”。所以大院得一绰号“缺根弦”。  第二天的我依然欢天喜地,又是一片艳阳天。我的妈妈呀,你怎么就没有发现你的女儿有多么大的隐忍之心和博大而宽广的胸怀啊。

大院人能回北京探亲的人很不容易,妈妈好不容易求人千里万里买回来一斤糠果,又怕被我偷去送人,特意锁在缝纫机的抽屉里。对我来说天下无难事,于是用改锥伸进去把锁撬开,还是偷出来分给了所有小朋友(稀少零食啊),小朋友的满足和欢喜让我从中体会到了无比的快乐。也正是儿童时期让我感悟到了“不舍不得,大舎大得”的人生哲理。尽管等着我的又是一顿狂揍。妈妈你没有看到女儿懂得施舍而大气的精神品质啊!             

偷食品送小朋友也就算了。还跟男孩子玩(我不喜欢女孩不给她糖就不跟我玩的小心思,所以总结出人不能惯啊),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也只能跟男孩子玩了。男孩子心灵纯粹,没有小的东西。这才是我人生挑战的开始,他们生理天性胜我一筹。我学会了斗志斗勇,跟他们翻墙、爬树、走峭壁、翻跟头,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结果玩围棋我是第一,打乒乓球我是第一,玩百米赛跑也居然第一。练就了一身铁骨、刚毅、侠肝义胆、顽强不屈的精神。这下更气坏了妈妈,在极其封建的甘肃小山村,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这可是大逆(他们当地的女孩子是不能上学的)。妈妈也是御医后代的大家闺秀,岂能容你。又少不了一顿顿狂揍。全院人称外号“疯丫头”。我相信天道有轮回,也正是摧其体肤的亏欠,日后妈妈的皇家御方便落到了我的手里。

也就是这个“疯丫头”却有着妈妈和全大院都没有看到的经济思维。利用当地老乡把盐水瓶当作“古董”一样喜爱,我就学会了经济发展的初始阶段“易货”。因为那个时代的地区还没有货币交换的意识。我可以用一个瓶子换十个鸡蛋,换来了一大抽屉的铜钱(现在也价值连城了)。妈妈一分钱不给我,我就换了鸡蛋来卖,买来我最最喜欢的小人书,成为了全院小人书最多的人。换来了各种各样不同的花种子,春天到了,五颜六色的花朵,争艳芬芳,引来了全院人的驻足与欣赏。


 

对妈妈的理解

母性耀光辉,慈心百转回。

利他人乐善,好施盛誉归。
 

再说说我的妈妈,我们深处偏远的大山,哪里有理发店和裁缝铺啊。她就牺牲掉了所有休息的时间,为院里人们理发,制衣(因为她有一台结婚时姥姥从香港定制给她陪嫁的全套家私之一的缝纫机)。那个年代可不得了啊,人间一大件。知道感恩的人们会送给我们穿旧的衣服。不送的她也从不抱怨。这就是毛泽东思想的光芒;“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正因如此,所有的家务都落在了我和哥哥稚嫩的肩膀上,担水、劈柴、做饭、收拾房间等等。我们分工明确,各有担当。妈妈严重偏袒哥哥,好吃的东西都给哥哥一个人吃。有钱也都给哥哥花。谁让人家是超级学霸。可是到最后就是这个“疯丫头”成为了分担妈妈强大体力透支的“出气筒”。更是真正成为妈妈一生遮风挡雨唯一的肩膀。

第三天的行程是我童年记忆最深刻的地方。离我们居住地不远有一个一望无际的泥石流留下的大沙滩,一个个石头可以与一栋别墅比大小的石海。一潺潺清澈见底的小泉眼,里面漂浮着小虾嬉戏。浑然天成,气势磅礴!引得小朋友欢呼跳跃、翻跟头。真正的刻录了我们释放天性的童真时刻。我走过欧、美、澳、东南、亚无一可以与大自然给人类留下的如此辽阔壮观的自然景观石海相比。可谓是“天下第一石滩”!可眼前的原始景态已经荡然无存,太是令人扼腕叹息。



 

再放眼望去,一片片森林,是我们小姐妹拎着篮子去摘草莓、采蘑菇的地方,有草莓的季节,就有染红满山的枸杞子。正是满山红绿紫黄青。八方闻听鸟语声。没有经历那种原始状态的采摘如论如何都无法体会到,当我们大城市的孩子第一次走进大山和森林的感受,发现有草莓和蘑菇隐隐泛着白光的时候立刻扑上去的那份欣喜,如同找到宝藏般若狂。无比的治愈。一切伤痛抛之脑后。这就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生命魅力,便是我被打不烂的钢筋铁骨。也不改初心的原由。

更有一件没有人经历过都无法相信的自然原始景态。一次我与小姐妹采蘑菇发现了一片原始森林,探身进入,惊得异鸟齐飞,里边长满了蘑菇,大的有草帽那么大,无间隙落脚(因为当地人不知道蘑菇能吃)所以不知道它们在那里生长了多少年。我们欣喜若狂,狂奔回大院,叫来了所有闲杂人等,带来了几十个大框,惊叹欢呼下,一会大框都装满了,可才采了森林的不到十分之一。也可能就是那次的采摘让当地人知道了蘑菇的价值。从此破坏了原生态“世界第一蘑地”的景观。但凡是经历过那次采摘的人们会留下深刻的记忆,永生的向往!

这里的土地非常肥沃,原生态种植,所有的东西都比我们心中的大好几倍。包心菜可长成方向盘大小,根部挺拔有力,排排整齐,同学们可坐在上面开班会。一次老乡送来了一麻袋土豆,打开一看才六个,足足是我们眼中的十倍大小。我后小院种植的向日葵,最大头盘就有草帽大小。前院的牡丹花最大的可以开到三十公分大,还有更多匪夷所思的物种-------


3.jpg

4.jpg

5.jpg

 

返京心语

久有思乡情,千里寻故亲。

旧貌变新颜。揽阅迎春艳。

山峰跃九天。高楼入云端。

留连心往返,回首悦心帆。
 

几日的融入和陪伴,让我感受到了三世同堂大家族的温暖,其乐融融的氛围,淳朴而清明,没有事故的烦扰。绝不是位高权重,万贯家私,卖弄几个文字,学几个化学符号便可以洞穿的人性光辉。正是;“老吾老,以及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充分体现。天贵有太阳,人贵有德行。
 


 

再见了吹麻滩!此一游心中跌宕起伏。留下了对大自然的眷恋和敬畏。带走了一代人的奉献、担当、与责任的精神与品德风貌。感悟到生活在现代高速发展的时代给人们带来的精神丰富和物质生活是多么的值得珍惜。印记在骨子里的起起伏伏,依然笑傲江湖的坚韧。鼓舞着我带上铁打的身躯继续敞开胸怀,抱着医者仁心的良知,行驶在还未完成的使命和远大精神追求的路上。以求坐化之日无愧我心。


 

作者:段芝堂创始人—翟立冬

毕业于对外经贸大学:国际金融 研究生

北京华远公司原老

1990年下海自主创业。

北京第一届私企协会会长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新兴经济产业研究所:

客座教授

荣获杰出中医药人才金奖

2020年中国十大杰出女性企业家

暂五个公司董事长

 

                             于2022-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