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伟邦:目前云计算行业的法律法规不清楚

发布者: xiaodan 2013年9月26日 10:02

安永合伙人魏伟邦

9月25日消息,9月24日-28日,2013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在京举行。在24日的ICT中国2013高层论坛上,安永合伙人魏伟邦进行了演讲。

魏伟邦表示,中国对于云计算来说,法律法规是不清楚的,这个行业太新了,税务局跟不上的。另外,由于云技术它是不断的变,对于经管来说比较困难。

以下是演讲实录:

魏伟邦:首先今天的课题,我们都是讲的很多都是关于市场的一些发展,关于税务的考虑,为什么今天来讲,对我们来讲有什么原因呢?其实对于一个云计算来讲,全球都是比较新的一个领域,一个行业,也包括中国对于税收里面的一些规定,都是很不清楚的,由于它的不清楚,导致于它的税负不明确,会增加,有一天他们会跟你说,我应该怎么去去做这个税,最终利润也会减少,回报率也会低。所以我们觉得对于在今天讲的东西都是有关科技电信的,对于云计算来讲,也是我们可以分享的。我会讲一讲,从中国税务的考虑里面,包括所得税、间接税还有转移定价。之前已经讲过,这是新的行业,很新的商业模式,在以前,我们都是觉得这个云在天上,很虚拟的,不能赚钱的,都是免费使用的,但是其实现在来讲,这个已经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我们举个例子,美国的一个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它有一个部门叫云计算部门,它是为了美国中情局做了一个合同,6亿美元,一笔,整年的收入都是最多的一部分。所以我们能看到,中国也看了很多客户对于云做得越来越多,我一会儿也会讲讲税收哪里有风险,监管当中,中国还是比较保护这个市场的,很多一些境外的投资者可能到中国,比如说微软、谷歌跟中国企业合作,才能推云计算的业务出去。

我们说云计算的时候,包括三个企业,第一就是所谓的提供云计算的基础信息供应商,比方说我们的电信企业,另外就是云计算的服务的供应商,比方说刚才讲的微软、谷歌等等,他们都是提供后台的支持,但是由于中国的法规,他们没有牌照,他们通过供应商去跟客户签合同,在后面提供所有有关的服务,包括技术上的支持。我们有一个提供者,就是买家,传统的企业,设有云服务,买了这个云服务。一般来讲,云计算涉及的模式除了内容提供以外,包括了软件服务还有PAAS,平台即服务还有IAAS,基础服务,这三个不展开了,这里有很多专家,讲得比我好,一般来讲都是通过这三个平台提供云服务。

刚才很多的专家也讲了,其实在提供云服务的时候,在这个行业里面,很多企业由于他没有提供更好的服务给他们的客户,他们一般来说,有可能收购合并,很多合作伙伴一起去做,我们现在看到很多都是垂直的服务链条,由于这个服务链条是垂直变成他们里面的监管越来越难,以前的微软和现在的微软,他们的服务范围会越来越广,包括最近收购了诺基亚手机业务。所以能够看出来,每个供应商提供的服务没有以前那么单一,没有那么单一就会更复杂一点。

我举个例子,云计算对于中国来说是很新的行业,对于美国的税务局也是很新的一个行业,所以我们美国一些州,不断出了一些法规,对于云计算的征税免税优惠,都有不同的看法,都有他们的法规,美国跟中国有什么关系,中国财政部跟税务总局,出每个法规的时候,他们都会出去学习不同的国家他们当地怎么征税的,最近出了很多文件,他们去了印度、澳大利亚、美国那边,他们怎么征税的,体现中国不同的行业上的特征,才出台一些法规。

我之前讲过,刚才我说供应商都是在中国,可能税收来讲会比较简单,因为都是在中国的范围里面,但是由于这个云,它是没有边界的,比方说,可能是微软,美国提供的后台给中国电信,他们做云计算的工作,如果没有边界就会很麻烦了,他是在中国有一个服务器,他在中国要不要征税,他没有法人企业,有没有可能在中国征税,答案是有可能的,反过来讲,如果中国企业去了美国,放一个服务器在美国那边,提供一些功能,去收取费用,这个费用意味着不用在美国征税,不一定。我在当国出去以后,国家也鼓励企业在出去,在当地如果我没有法人机构,这不是意味着我在当地不用征税了,也不一定。为什么说如果没有边界的时候,对于这个云计算,我们最担心的是中国税务局,我这笔钱在中国征税,美国说你这笔钱来源于美国也要征税,有可能会出现双重征税的局面,为什么中国有一些国家和地区税收协定,为了避免同时两个地区或者两个国家里面都有征税,很不巧的是云计算太快了,出来太快了,在中国来讲,税法是不明确的,我之前也讲过,在美国也是多不明确,很多州,他们自己出了一些规定,哪些税收优惠,全球的税收环境来讲,对于云计算现在很多的不明确,由于不明确会出现很多的风险,不知道我做了云计算,两难以后,当地的税务局跑过来其实是有征税的,这个企业再跑回去,这两年的收入在当地没有预算是不可估计的。

另外,由于云计算里面,我之前讲过,有很多东西有一些,在中国如果要做物联网的信息服务业务,有一个许可证,一般来讲,我企业是不能拿到的,如果是一个境外企业,比如说微软,他在中国想推云计算,是从境外来走,一定要有一个合作伙伴,比方说中国移动也好,中国联通也好,因为他没有这个执照,不可能跟他的客户进行签合同,通过电信中心签合同,后面提供一些技术服务给他,收取服务费。刚才有很多专家也说过,很多收购合并,在境外的,有很多的合作伙伴,但是想一想,一般来讲,比方有一个中国企业在美国收购了一个公司,然后我通过这个公司签一些合同,我在中国里面也在提供一些支持,由于美国的税比起中国还高,美国高于30%,中国是25%,我这么大一部分的利润留在中国,少部分的利润留在美国,我交的税就说,很多国家对于我们税基,由于是关联企业,包括了美国公司也好,欧洲公司也好,有很多关联交易,我们中国企业跑出去,在美国欧洲不同的企业,一同提供服务给我们客户的时候,我们的利润在哪里体现出来,为什么美国那边会利润小一点,中国会多一点,有什么依据,这个东西税务局比较关心,现在一些因素,我们所说的转移定价,每一个企业它的功能,它的风险,不是等同它拿回来的收入,是不是可以对上的,如果对不上,可能是美国税务局不同意,如果这么一大部分,新加坡是15%,中国是25%,都转入新加坡中国就不干了,提供的功能,它的服务没有足够拿这么多的钱,对于关联企业来讲,转移定价很重要。

我之前讲过,现在的供应商也不是以前这么简单,他做这个服务有很多的一些关联企业在全球里面提供不同的,我们叫一条龙服务,给最终的消费者,我们的关联企业里面转移定价的因素就很重要。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说云计算,根据举了一个例子,如果服务供应商由于没有牌照,他要找一个电信公司跟客户签合同,但是从会计的角度来讲,可能供应商记总的收入给了电信公司,对于这个税来讲,特别增值税,可能对他有一个不利的影响。

所以我们对于收入的时候,因为云计算我们刚才说了很多不同的平台模式去收,我的这个服务可以说它是一个信息的收费,它是一个软件的开发,我怎么去收这笔钱,合同怎么描述,对于税来讲,特别是流转税,在中国来说还要营业税和增值税,一会儿会讲到,“十二五”以后,以后没有营业税,对于企业来说风险也会减低。我从中国去了美国,去了欧洲,那边的一些国家,比如说一个服务器在那边,会不会在当国有一个机构,这是税收的概念,他不是一个法人,不是一个企业,但是是我征税的企业,如果在其他国家有征税的起点,对于我们来讲风险高很多。如果是一些跨境业务,刚才说没有边界,有一些很多付费的问题,代扣代缴的问题,所以云计算来讲,纳税人供应商提供这个服务,但是在有一些国家来说,这个用户由于他可能有代扣代缴的业务,对于这个用户来说,如果他没有履行他的代扣代缴的话,也可能有一定的风险在里面。

我总结一下,现在来说,中国对于云计算来说,法律法规是不清楚的,这个行业太新了,税务局跟不上的。另外,由于云技术它是不断的变,对于经管来说比较困难的,税务局首先了解这个怎么回事,提供了什么服务,尽管有困难不等于不征税,税务局说,我尽管有困难,但是你主动来报,我还是有这个权力的。如果说扭转税,产品的销售17%,可以退14%,有3%,如果认定是著作权的转让,就要交6%没有退税,信息技术服务也是6%,所以简单来讲,我收入如果定性它是什么,几乎它不加增值税,税率不一样,对我来说成本也是不一样,也是很有压力的。有一点,营业税按照“十二五”计划,在2015年就应该取消了,2016年所有都是交增值税,增值税里面有一条比较重要,免费提供一个服务给你的说,可能系统销售,我很好,我有一个云,给你去用,免费给你去用,但是税务局有权力跟你说,按照市场的价值,值多少钱,给你收一个增值税,增值税跟营业税不一样,对于以后企业推广云业务的好一点,所以我们要小心一点,动不动就说免费给你的,有可能对于企业来说税务成本高很多。

对于企业来讲,不管我是供应商,我是服务的供应商,或者我两个都是,我们有没有评估过云里面的风险是什么。第二个,很多时候IT是我们的商业模式,这里面跟会计的配合很重要。第三个,会计跟税务可能不一样,处理不一样,但是永远都是说税务看税法的规定,所以有些时候会计的处理不好,其实引起很多税务的风险。第四个,由于这个云计算它的技术不断的在变化,对于企业来讲,一定要追踪这个变化是什么样,我们有没有相对的一些调整去配合它的一些变化,如果不行,我们落后了以后,有一天我们发现云计算,原来有一些新的变化,特别是税法的变化,我们没有去考虑过,可能对我们来说风险会高很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