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首脑会谈的意义和课题

发布者: 全家霖(韩国,湖西大学教授) 2014年8月12日 11:40

  目前东北亚的安全现状处于非常动荡的状态。这种状态的背后有着自封两国集团(G2)成员的中国所追求的霸权、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以及以集体自卫权幻想军事大国梦的日本。中美日三国的利害得失相互冲突,尤其,在围绕着主权和国家及其战略利益问题的中美日之间的矛盾上,三国在外交和军事安全方面表现出尖锐的对立立场,这与中美日之间的经济依赖关系截然不同。

  在这种环境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此次访韩是中韩首脑会谈开始以来的第31次首脑会谈。自1992年8月24日,中韩两国彻底消除长久以来的敌对关系并用建交的方式揭开新的篇章至今已有22年。早在1949年出台共产党政权的中国政府把所有亲美国家视为敌对国家。尤其中国曾参加过韩国战争,致使近40年来与韩国处于敌对关系。其结果,西海成为断绝与死亡之海。

  但通过中韩建交,韩国的西海(黄海)变成交流与生命之海。纵观过去20年间通过西海领海和领空所开展的中韩交流情况,便能了解西海所发生的变化。去年两国之间的贸易规模达到2290亿美元,其中有1459亿美元出口至中国,创下了628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中国成为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韩国也成为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直接投资国。在1992年两国建交时贸易规模仅为50亿美元,而时隔21年,两国之间的贸易规模增加了44倍,这是令人瞩目的事情。

  另外,在人员交流方面,去年访韩的中国人为443万人,访华的韩国人也达到397万人。除此之外,居住在韩国的78万中国人中,留学生占5万人,居住在中国的80万韩国人中,留学生占6万人。这种中韩两国之间的交流会不断扩大。尤其受到习主席的此次访韩影响,这种交流会变得更加频繁。

  习主席的此次访韩日程为两天一夜,时间非常紧迫,但访韩当天(7月3日)下午在青瓦台中韩首脑会谈结束后发布的共同声明里包含的内容非常全面,尤其具体记载着重要问题,就这一点值得给予高度评价。因为它包含着政治、经济、文化、北核等各领域。

  联合声明中两位首脑达成协议的主要内容包括:“坚定反对韩半岛的核武器开发”、“开通国防部高管交流直通电话”、“建立韩元-人民币直接交易机制”、“2015年运行海界划分协商”、“争取年底前结束中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扩大免签范围”等。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中韩两国就北韩核开发问题上使用“核武器”、“坚定”等新用语来反对,这是表明坚决的意志。并且,切实履行《9.19共同声明》及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和中日韩合作对东北亚和平和共同繁荣起重要作用,因此明示要为稳定发展三国合作而共同努力也值得关注。特别值得留意的是习近平主席的此次单独访韩是否意味着向包括韩国在内的美国、日本、北韩传递如下的无言的信息。

  5月份习主席在上海主持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CICA)》中阐述的“创建亚洲的、依托亚洲的、为亚洲的安全保障机构”中能得知韩国要认识到在北核互助上中韩合作极为重要,对于美国,美国意图的韩·美·日互助不可能实现,也不应该实现,对于日本,因历史和所有权问题打破韩·中·日互助是在自取国家隔离和不幸,对北韩也传递着开发核武器结果将是自取经济性破败甚至会带来更大的体制危机的信息。

  对这次习主席的访韩最为愤怒、埋怨的莫过于北韩。因为至今为止30余次的中韩首脑会谈中,中国首脑访韩前毫无例外的先至北韩,但此次习主席的单独访韩打破了惯例。这如同美国总统奥巴马搁置韩国先至北韩。因此也可以理解把熊猫作为炮射击的标的物,这对于开展熊猫外交的中国政府来说同样心气不顺。

  但问题是,目前韩国与美国是“同盟”关系、与中国是“伙伴”关系、与日本不可避免的在经济和安保上处于“互助”关系。因此就日本歪曲历史问题上,韩国和中国一起联合应对是不明智的举动。4日,在特别午宴上对习主席的“明年光复节70周年纪念活动由中韩联合举办”的提议,委婉拒绝道“韩国也要举行有意义的活动”,朴总统如此应对恰到好处。因为东北亚在稳定和和平中寻求发展和繁荣上日本的参与和配合是必不可少的。

  不仅如此,正如所提及到的韩国在考虑与中国以及美国的“伙伴”与“同盟”的特殊关系时,这并不只是两者选一或两分法的对象,对于要更加加强“同盟”的同时要进一步发展“伙伴”关系的韩国外交政策来说,在举动和选择上只能受限。但根据今后中·美关系的开展情况,我们的得失和利弊将会交错,但要时刻铭记随着应对手段的不同,或成为危机或能成为机会。历史上我们在无数的挑战和考验中饱经风霜也是选择的结果。因此我们不得不用极高的均衡感和最佳的选择方式打开当局。

  众所周知,目前围绕韩半岛的状况非常复杂而微妙。虽与当前状况不同,在历史上唐代的中国和统一新罗时期,高官、将军、巨商、技术人员、高僧、文人们自由往返于两国之间,开展了相互间的交流活动。其结果,罗·唐两国揭开了黄金时代。如说那是以正常关系生活在那一时代的人们努力的结果,那么在21世纪,揭开第2个中韩黄金时代也是以正常关系、可行性问题,由生活在这一时代的人们应解决的课题。因为不揭开这种时代,无法期待包括中、韩两国在内的东北亚地区的稳定和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