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诺集团董事长刘志雄建言打造产城融合新模式

发布者: jana2016 2017年8月11日 17:05

  7月26日,深圳市政协召开六届十二次常委会议,围绕 “壮大实体经济”进行专题协商,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如桂到会通报深圳市上半年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市政协主席戴北方主持会议,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华楠出席会议。本次专题会议收到市政协空前重视,从今年2月开始,深圳市政协用了近半年时间,发动市区两级268名政协委员分为8个调研组,深入深圳实体经济各个细分领域进行调研,并提出了壮大深圳实体经济“五十条”建议。专题协商会上,多名具有代表性的政协委员受邀对此进行重点发言,市政协常委、集团董事长刘志雄也在被邀请讲话的行列。

  发言中,刘志雄以未来导向思维重点谈到了对深圳“产业空间载体”的思考,他认为深圳产业空间规划建设已经远远落后于深圳的整体建设,现在的深圳已经到了要以产业为核心,将城市整体规划作为最高战略来设计的时候了。构建产城融合新模式、打造产业空间新载体,将为深圳提供超强的发展后劲。

  “建议集中力量建设几个高品质产业集群标杆生态城。”刘志雄表示,产城融合生态城将助力深圳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原创力实践基地,以及向全球展示中国质量、中国创造、中国品牌的产业橱窗。“我们坚信建成后的产业集群生态城将化身皇冠上一颗颗耀眼的明珠,为深港澳大湾区发展大放异彩,为深圳打造成为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贡献力量。”对于产城融合新模式下的生态城,刘志雄充满了信心。

  刘志雄董事长对于深圳“产业空间新载体”的思考和建议具有现实意义和迫切性,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

  刘志雄董事长在7月26日深圳市政协会议上的讲话

  打造高品质产业集群新载体,构建产城融合新模式

  科技发展和产业变革日新月异,我们回顾过去的十年发展历程,很多当年的明星企业、热门产业已经面目全非了。今天我们以问题导向针对壮大深圳实体经济开出了不少良方。如果换一个角度思考:假如五年或十年后,实体经济的形态发生了重大变化,今天开出的这些药方,能解决未来实体经济的疑难杂症吗?就好比电商时代已经来临,我们还在讨论实体连锁店怎样改善,能治根吗?我认为应该从未来出发,因为技术升级、产业革命、社会转型将带来巨变,只有基于未来赢的要素对实体经济进行前瞻布局,才能赢在未来。

  要赢在未来,深圳可以从“路径、方向、推手、基石、载体”五大维度来营造支撑实体经济未来的生态环境:即坚持以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为主要产业方向、以“科技创新+设计创新”双轮驱动为路径、以产融深度结合为重要推手、以打造“全球人才供应链体系”为基石、以产城融合新模式构建载体。本次讲话,我想重点谈一谈对“产业空间载体”的思考和建议。

  产城融合的基础是产业。为了避免产业空心化,深圳 “产城融合”式发展需要实施“保卫+进攻”战略。一方面要抓住深圳原有优势产业转型升级,利用新技术和新模式,实现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的转变。另一方面要抓住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未来新兴产业风口,构建良好生态,抢占战略制高点,让深圳成为未来产业的引领者。

  深圳发展起来靠的是什么?靠高新产业的崛起。这些年来,深圳城市建设取得了巨大成绩,城市商住空间建设也是热火朝天,但实体经济最重要的空间载体——产业园区呢?已经远远落后于深圳的整体建设。深圳已经到了要以产业为核心,将城市整体规划作为最高战略来设计的时候了。构建产城融合新模式、打造产业空间新载体,将为深圳提供超强的发展后劲。

  改革开放迄今近40年以来,我认为,深圳实体经济的主要空间载体——产业园区已历经四个历史阶段,可称之为“产业园区4.0”。 1.0版本,主要表现为80年代一批简陋的“三来一补”工厂;在2.0版本,主要是90年代制造型大企业自建的产业园区;在3.0版本, 主要是2000年以来政府主导规划或市场自然形成的特色产业园,如高新技术园、文化创意园等;现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呼唤4.0版本的新型空间载体,也就是以资源共享、多元聚合、要素流通、生态循环、优势叠加为主要特征的高品质产业集群生态城。

  要建设高品质新型空间载体,加快深圳产城融合,面临三大问题:

  其一是许多旧工业园区产业形态落后,占地面积多但产值税收低。

  其二是大量旧园区社会效益不高,各种脏乱差、安全隐患大,严重影响到深圳的形象。

  其三是近期缺少统筹规划的“工改工”产业园未必能长远支撑新兴战略产业和未来产业的发展。

  针对以上三大问题,产城融合新型空间载体应该基于产业趋势、深圳未来和社会转型来建设,满足以下五项诉求:

  第一、要围绕和满足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智能智造这些未来产业风口来规划和布局。物联网将会催生出大于互联网一百倍、数量超过千万亿台的智能设备产业规模,开创出智能制造的巨大市场。同时,现在已经进入了人机交互、万物互联的时代。人机交互主要方式是视觉、触觉和声觉。深圳在视觉触觉时代引领了产业,未来十年是声觉时代,深圳一定要抓住机遇。人工智能产业尤其重要,截至2030年,人工智能预计将为全球GDP带来15.7万亿美元,超出目前中国和印度GDP的总和。近日,国务院特别制定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了面向 2030 年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

  第二、既要重视核心技术原创力,又要能抓取全球源头创新力,链接全球人才、技术等创新资源。现在创新创业面临两个亟待解决的难题:其一,创新力难以落地转化成产业力、商业力。其二,当前创新创业99%将会走向失败,本质上是创业和产业割裂了。因此,新型空间载体要建立双创的创新加速器、工业设计创新中心、全球创新力验证中心、工程实测验证中心和原创力实现基地,将原创技术转化为产业力,实现“1-100-10000+”产业化发展。推行B2S帮扶模式,让龙头深商用智慧和资源,帮扶更多创新力量崛起,形成大手拉小手的态势。同时,让深商以全球的大视野、大格局,来链接和推动全球创新产业与深圳产业的大合作大发展。

  第三、要落实“金融为产业服务”的本质,鼓励大企业家把在产业赚到的钱投回产业反哺产业,同时出台政策明确政府资金配比,真正实现“产融”有效结合。因为,产业投资不只是投钱,更多的是投资未来,是投资源、投产业生态和企业家智慧,而企业家历经产业变革,更懂得技术趋势和产业发展规律。

  第四、要系统配置各类功能平台,集成“产链聚合+功能聚合+服务聚合+城市聚合”。合理配置先进智能智造平台、高新技术高新技术创新转化平台、创新创业生态平台等多元化功能平台,形成生产高效、生态循环、生活和谐、以产促园,以园带产的多元化模式。

  第五、要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打造成 “生产生活生态”、“创新创业创投”、“园区社区校区” 这样“三生三创三区”融合的全智慧产业生态集群载体,实现高产值、高颜值、高附加值。

  所以我建议集中力量建设几个高品质产业集群标杆生态城。具体建议事项如下:

  一、在体制机制改革上,统筹规划落实空间。

  二、在组织上,政府规土和产业部门通力合作,成立产城融合新载体工作小组,对深圳产城融合新园区进行统筹规划。

  三、在激发活力上,响应习总书记“弘扬企业家精神,发挥企业家示范作用”的号召,出台政策鼓励行业龙头、深商领袖贡献智慧和资源,积极参与生态城建设,激活企业市场主体作用,发挥产业生态集群的力量。

  如果旧的产业园像是深圳这件华丽衣服上一个个补丁,我们坚信建成后的产业集群生态城将化身皇冠上一颗颗耀眼的明珠,为深港澳大湾区发展大放异彩,为深圳打造成为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贡献力量。